我所鄭子殷律師受邀參與廣州《戰“疫“說法》

發表時間:2020-03-27

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是要堅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軌道上推進各項防控工作,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順利開展,維護社會大局穩定。

 

1

 

【案例】近日,山西運城的段某和丈夫在浙江打工,過年回到山西老家,因為疫情的原因,兩口子都被隔離。當時隔離期間為了方便聯系,她將手機留給了兒子,孩子自己下載了游戲。段女士的兒子8歲目前就讀一年級,趁著沒人管,揮霍1.3萬玩手游,在短短五天時間里,刷爆了家里的好幾張信用卡。

 

復工之后,熊孩子在家玩游戲揮霍1.3萬

主持人:上述案例因孩子不懂事造成的不必要損失,家長可以要回嗎?

2

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鄭子殷律師

 

鄭子殷律師:我國民法總則規定,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也就是該未成年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要由監護人同意、追認,除非是實施純獲利益和年齡相適應民事法律行為

純獲利比較好理解,比如您將最新款手機送給我家孩子,我一定追認。年齡相適應比較難區分,比如孩子在自己零花錢的范圍內支配,我認為是可以的。

同時國家新聞出版署《防御防治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也規定,網絡游戲賬號實名制;嚴格控制孩子使用網絡游戲的時間;8周歲以上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用戶,單次充值金額不得超過50元人民幣,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200元人民幣。

該案中因為媽媽被隔離,孩子用媽媽手機消費,媽媽不可能事前同意,事后也不會追認。而且,違反了8至16周歲兒童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200元的規定。因此,媽媽只要能夠舉證并非本人充值,而是孩子的話,可以先向該企業申訴要求返還,拒不返還的,可以向法院起訴要求返還。

疫情之下,父母的十萬個擔心

主持人:如果父母因疫情被隔離,孩子被迫成為臨時“留守兒童”,他們的生活如何得到保障?

鄭子殷律師:首先,父母可以委托近親屬或者其他成年人提供臨時生活照料和保護;如果父母或其他監護人因防疫抗疫工作需要以及其他因疫情影響不能完全履行撫養和監護責任的兒童,應當第一時間向所在村居委、街道報告,當地民政部門要協調街道、村居委落實臨時照料、提供關愛服務,或者由民政部門承擔臨時監護責任。

廣州在疫情爆發之初,已經開通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如有單位和個人發現因監護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或需隔離醫學觀察,兒童處于無人照料狀態的,可致電市未保中心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020-32687666進行報告。

主持人:如果父母委托他人擔任自己孩子的臨時監護人,萬一出現問題,應該由誰負責任?

鄭子殷律師:根據法律規定,監護人可以將監護人職責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給他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給被監護人造成財產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臨時監護人應當參照這個規定執行,孩子出事是否擔責,主要看是否有過錯。

比如,臨時監護人對孩子進行打罵、虐待等等直接實施侵權行為的,肯定要承擔法律責任;如果不履行照護義務,將孩子單獨留在家里造成傷害的,也要擔責;但已經盡到照護義務的,比如孩子爬上椅子,已經喊著讓孩子別動,在過去抱孩子的過程中,孩子跌倒受傷的,我認為就不需要承擔責任,也就是不能無限擴大臨時監護人責任。所以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主持人:如果有個別家長在班級群討論患病同學,是否屬于違法行為?

鄭子殷律師:如果僅僅是出于關心、問候這種善意的討論,沒有法律責任。但如果主觀上出于惡意,對患病孩子以及家長發表帶有侮辱、貶損的發言或者辱罵的語言,并且造成了孩子和家長精神損害的,這種傷害結果與惡意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話,構成侵權行為。受到傷害一方,可以要求對方停止侵權行為、賠禮道歉以及賠償損失。

4

線上直播翻車,建議改成錄播課

主持人:停課不停學,網課最近大火,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湖北仙桃老師直播課傳出不雅聲音,發生此類網課教學事故,誰應該擔責?

鄭子殷律師:學校和父母的責任是不同的,學校在法律上,只有教育、保護和管理責任,父母是監護和教育責任。孩子不在學校,用網上方式教育,看管和教育責任肯定在父母一方,而不可能依靠遠在天邊的老師進行監管。

網課和面對面上課的模式不同,要求也是不同的。疫情之下,更需要老師盡快適應和提高對自己的要求,避免出現湖北仙桃網教事故,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實際上,除了直播課程,也可以通過錄播課程的方式來進行,可以避免直播出現的各類“不確定”因素。家長也要配合好老師的工作,例如監督孩子按時認真學習,才能起到更有效的教育效果。

復工后孩子誰來帶?移動辦公一招搞定……

主持人:現在復工復產了,受疫情影響,大部分雙職工家庭開始面臨一個現實且嚴峻的問題,孩子誰來帶?

鄭子殷律師:2012年廣州市出臺了地方性法規《廣州市未成年人保護條例》,在全國率先提出不能將十周歲孩子單獨留在家里,這對全廣州地區都有法律約束力。十周歲以下的兒童認知辯知能力較弱,自理和自我保護能力不足,特別容易發生次生的兒童安全事件。所以復學前,各地政府部門應采取措施確保十周歲以下兒童須由一名家長或者適格的人照護。

近期部分省市有發布關于嚴格做好疫情防控幫助企業復工復產的若干政策,其中就提到雙職工家庭“看護難”問題, 鼓勵企業安排一名家長帶薪居家看護。從保護兒童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該政策有其合理性,比如孩子打疫苗也是帶薪放假。

為此,我建議報備家庭兒童照護情況,采取彈性上班措施,鼓勵有條件的家庭采取其他家庭成員幫助、雙職工家長輪流的方式看護子女,網上辦公等措施,確保兒童居家安全。此外對采取有利于兒童看護措施的企業,各地政府部門應予以減負的政策支持。總之,確保兒童安全不應當被忽視。

《戰“疫”說法》欄目由廣州市司法局、廣州市法宣辦、廣州市律師協會、廣州市廣播電視臺法治頻道聯合推出。

 

鄭子殷簡介

鄭子殷 | 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供? ?稿 | 黎嘉敏

排? ?版 | 麥瑞婷

核? ?稿 | 蘇慧英

360平特一肖高手论坛